喜马拉雅山脉Himalayas是世界最闻名的山脉,其中喜马拉雅山脉10大8千米以上的山峰,有八座都坐落在尼泊尔,包括世界最高峰-珠穆朗玛峰(Mount Everest ),许多来自全世界的登山发烧友都会来到这边登山。去年的8月份到尼泊尔旅游,平时热爱登山的我们当然也想趁此机会征服喜马拉雅山。
 
 

14/08/2012 – 06/09/2012  (23天游)


Kathmandu 加德满都( 5晚 ) Patan 帕坦古城( 2晚 ) Bhaktapur 巴克塔普尔( 1晚) + Nagarkot 纳加库( 2晚) + Chitwan 奇特旺( 2晚 )Annapurna Base Camp 安娜普纳大本营( 6晚)Pokhara 博卡拉( 4晚 )

 

 

7岁异国儿童燃起心中登山的那团火

在还没飞去尼泊尔之前,我们原本打算去喜马拉雅山脉爬热门的登山路线,Poonhill,只需要三天两夜。这个路线难度不高,风景又漂亮,所需时间又短,很适合没什么登山经验的游客,体验登山的乐趣。结果在Chitwan国家森林公园游玩时,遇到来自以色列Israel的一家人,带着三个小孩,最小的只有7岁,告诉我们他们已经登完Annapurna Base Camp7天6夜的路线,简称ABC。我的天啊,7岁,不敢相信,那个小孩的高度只有到我的腰,而我的斗志竟然没有他的一半!?这是心中有一个声音在跟我说:7岁小孩做得到的,我怎么可能做不到?再加上小孩的母亲不断地跟我们分享登山沿路上所拍下来的照片,真是美得不得了,此时此刻马上下定决心把三天两夜的poonhill路线延长至七天六夜的ABC路线。

 

Poonhill和ABC的登山路线,起点都在尼泊尔的著名旅游胜地Pokhara。我和猪猪到了Pokhara之后,马上找旅行社签登山配套。Pokhara整条街都有很多旅行社,专门提供登山、滑翔伞、划船、旅游等服务。找到了一家看起来蛮老实,价格也很实惠的旅行社,马上就跟他签了七天六夜ABC的登山配套,两人USD630,包含向导,背夫,登山证,7天6夜食宿,以及来回的交通费用。

 

 

 

第一天

第一天早上10点,我们收拾好行装,从酒店房门出来时,我们的向导Dipesh已经在大厅等候了。Dipesh只有28岁,口操流利的英文,很有礼貌的一直向我们问好,他告诉我们他从小就当背夫,直到考到向导文凭,已经有10年的登山经验了。我们乘坐德士从酒店到登山的起点Naya Pul,途中接了我们的背夫-Hom,是一个沉默寡言,但又非常可爱的中年男人。

 

 


左:我们爬山的第一餐,这边最常见的Dal baht,和Tibetan Bread藏式面包配花生酱吃。右:一路上会经过数百条瀑布、河,桥都很简陋。

 

 


河是对当地人来说是主要水源,饮水,洗衣,冲凉全都是靠这些河流。

 

陪着我们俩的是非常风趣英文说得很好,精通各国语言的向导Dipesh,还有我们的超人背夫,40多岁的Hom。

 

 

 

登山没多久就被水牛撞飞

这天我们必须从Naya Pul走到Ghandruk,我们第一晚留宿的地方,路程大约6小时。刚开始蛮顺利的,在刚开始徒步大约一小时后,我们经过一个当地的小村庄。由于这里还属于低海拔,所以村庄都很热闹,很多村民在路上遇到会跟我们打招呼,还有小孩穿着校服上学,也有农民牵着家禽,开始一天的忙碌。这时,我们前面有一个农民,牵着一头心情不是很好的水牛,还带着小水牛。那头水牛看到我们这行外来人,突然发狂,向我们冲来。我们见状,当然马上拔腿转身就逃!猪猪跑在最后面,就这样被水牛撞到飞入沟渠,全身都沾满烂泥。还好猪猪有背着装有相机和镜头的背包,挡住了水牛直接对身体的攻击。查看身体完好无缺后,马上打开背包检查摄影器材。还好也完美无缺,不然这将会成为我们登山旅程还未开始,就遭遇的悲剧。 

一路上目睹了很多土崩,其中一辆土崩的牺牲者。

 


屋子都是建在山边,一到雨季,很多家都会被土崩摧毁。

 

 

越过无数惊险万分的河流瀑布,才能到达目的地

由于八月份是雨季,所以沿途可以看到很多大大小小的瀑布,景色虽美,但相等的土崩现象也颇多,路途中我们也亲眼目睹了一辆吉普车被土崩摧毁。徒步的路线大多是村民堆砌的石板路,也有黄泥路,还有穿过树林布满树根的路。但是最危险的莫过于穿越大大小小的瀑布,不是每一个河流瀑布都有完善的吊桥。有的是当地人随便搭建的木桥,走过时摇摇晃晃,一不小心就跌进去遄急的瀑布,后果不堪设想。有些甚至没有桥,必须脚踩瀑布中的石头过对岸,过河时只能够猛念佛号,此时突然变成虔诚的教徒了。 


雨季期间,可以看到突然冒出来的瀑布,为这里沿路的景色增添了不少色彩。

 

这里唯一的交通工具,骡,马和驴配出来的,专门养来帮忙载货。

 

 

向导Dipesh教我们如何下当地人的棋,有点像围棋。

 

 

 

满山的水蛭,无孔不入

雨季登山的另外一个挑战就是必须不停的跟水蛭搏斗。每每出发前都必须在脚板、小腿抹上驱虫药,每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,不让水蛭有机可乘。但是,这些可恶的吸血鬼无孔不入,就算做足了防范措施,还是免不了被它们在脚上留下血痕。第一天的路程比较容易,只有在最后的两小时是不断的在往上爬,向导Dipesh也很迁就的让我们每过15分钟做一个短暂的休息,并且鼓励我们说往后的几天习惯了就不会这么累了。

到了傍晚7时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我们也艰难的终于到达住宿的地点,Ghandruk。向导告诉我们这里是整个路线最漂亮的村庄,也是住宿条件最好的,过了这天之后的住宿及膳食都会比较简陋。这晚我们遇见了来自北京及南京的朋友,由于语言相同,所以聊得开,从登山聊到中国政治,再从旅游聊到华人娱乐,聊了好一阵子才上床睡觉。第二天必须早起,还有8小时的路途等着我们。 


在山脚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北雪掩盖的山峰。

 

 

第二天

 
永无止尽的上下石梯

天一亮,吃了早餐,到民宿四周逛逛,才惊然发现这里的风景惊然如此美丽,民宿周围都是自种的玉蜀黍及农作物,一间间的小屋依山而建,山后的不远处就是皑白的雪山。热爱摄影的我当然不会错过如此的美景,在我抬头感叹此刻的美景时,竟然没注意到地上的铁架,一不小心就被刮伤,在我脚上留下深深的三条疤。我这个登山旅程受到最大的伤,竟然不是因为登山而留下的。拿起背包,继续登山。这段路崎岖不平,在艰辛的爬到最高点,进入眼帘的却是沿着山沟往下再往上无止尽的石梯,好多次都以为到达了最高点,看见再往下走的阶梯时,一度又一度的崩溃。

 

 

 

从Gandruk旅馆望出去的日出。

 

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日出,雨季是淡季,所以整个餐厅空寥寥的。

 

这就是昨晚一起聊得很夜的朋友,来自南京和北京,整间旅馆就只有我们四个登山客。

 

 


第一晚的住宿 Gandruk 景色最美的旅馆,这里的乡村很有特色。

 

 

 

 

土崩随时会发生,挡住去路

其中最危险的经历就在这段路发生,往前走的路完全被土崩淹没,我们别无选择,必须跨过这个地皮还在移动的悬崖。我尝试往前踏一步,脚下的碎石突然滑落,跌入悬崖,差点没把我摔死。还好有当地正在施工的居民让我们踩在锄头上,把我们牵过这个危险的山崖。随着海拔越高,天气变的越来越冷,风景也越来越漂亮。中途还断断续续的下点小雨,由于行程紧迫,我们必须在雨中继续前进。下雨路滑,让我们登山的路程越发艰辛。 

很多平时没有河流瀑布的路因为雨季都冒出来,也没有桥,所以整个路程我们的鞋是湿的。

 

努力的迈向下一站 Ghorepani,我们第二晚住宿的地方。

 


其中登山过程摄影最大的收获,刚好走在很前的向导就站在我要捕捉的角度。

 

路程越来越难走,必须停很多次休息,才能继续登山

 

停下来休息,当地人都会提供免费饮料给向导和背夫,我们就必须自己付钱。

 


点了食物,登山肚子都饿得打鼓了,食物呢?

 

当地人都爱把玉蜀黍晒干。

 

这里自种的玉蜀黍,拿来做爆米花,很好吃。

 

 

 

 

我们抵达这晚的住宿地点Sinuwa已经是下午四点,接近2500米的海拔,刮着沁骨的冷风,海拔越高的地方,煮水也越来越难,所以如果我们要用热水洗澡的话还得付钱。向导告诉我们太阳能的热水应该还有,让我们赶快去洗澡。结果因为太阳开始下山了,温水也渐渐变冷,最后能够接触一天的疲劳的热水澡却演变成冷水澡。洗完澡出来看见饭厅里已经坐着一班韩国人,嗅觉敏捷的猪猪马上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,反射性的喊:辛拉面!!怎么可能?在尼泊尔的深山中去哪里找来辛拉面,是不是猪猪饿昏了产生幻觉?结果翻开菜单,真的是有我们最爱吃的辛拉面!二话不说马上点来吃。很好奇的问Dipesh,他才说原来这里有不少的韩国登山员,他们都不太能习惯当地食物,所以具有生意头脑的当地人都准备了很多韩国拉面。这间民宿的客人只有我们和一班韩国人,由于有语言沟通障碍,所以我们只和Dipesh,Hom聊天。Dipesh跟我们聊了很多尼泊尔的政治,还有尼泊尔人的穷困及难处。据他们说,他们的年薪只够供吃住,病倒了就没钱医治,因此很多尼泊尔人都到国外去找工作,养活家人。他们对马来西亚很熟悉,因为很多亲戚朋友都在马来西亚工作。Dipesh说了一句完全能够贴切形容尼泊尔的经济状况的名言:“We don’t know what is crisis, because we born in crisis, we live in crisis, and we die in crisis”。当经济风暴横扫全球时,尼泊尔人的生活丝毫不受影响。Dipesh的这一番话让我反复的咀嚼。我们一直害怕失去的东西,他们竟然从来没有拥有过,却还是对生活有着热衷的态度。 

第二晚住宿的地方,停在Sinuwa的Sherpa Guest House。

 

Sinuwa房间望出去的夜景。

 

 

 

 

第三天

 

走过木桥越过大瀑布,险些没命!

今天我们的路程是7个小时一直不停往上爬,而且一路上都是绵绵细雨。中途停下来吃午餐的时候还下了一场倾盆大雨,无法继续前进,只好在餐厅等待雨势变小,才继续攀登。由于才下过大雨,沿路的瀑布也变得更深更急。我们必须越过其中一个水流遄急的瀑布,桥也是由几根木头绑在一块而已,摇摇欲坠,急流就在脚板底下经过,仿佛与死神插肩而过。走过这超级恐怖的木桥每一步都要提起十二分精神,一搓脚就会被洪水冲到谷底。一路上有一位来自巴塞罗那的独行旅者与我们同行,在过这一个瀑布的时候,他刚好就在我们后头。因为他是一个人攀登,所以我也停下脚步确保他安全过桥。之后聊天时,他也提到这一个瀑布,他好担心如果我没在看,万一他掉下去,也没有人知道他失踪。 

开始第三天的攀登,左边两个背包装电脑,Ipad,相机和镜头,右边两个装衣服。

 

沿路的休息站都有当地人自画的地图供参考,从这里看来,离开终点Annapurna Bass Camp还有一半的路程。

 

 

这里的背夫个个是超人!

下山路途中,很多背着重物的当地居民,有背铁条的、煤气桶的、石灰的,最不可思议的还是重达60公斤,比人还高的蓄水桶!我们只不过背着5公斤的背包已经爬得死去活来。他们背着这么重的负荷物,还能够健步如飞,而且完全靠额头来支撑!

 

这里所有搬运工作都是人工的,其中最夸张的是这个水缸,由一个人用头顶住,扛上山顶。

 

 

攀登途中隐约看到山顶从云层露出来。

 

 

 

 

带肉类上山,会触怒山神

这一段路开始被列为保护区,禁止任何矿泉水瓶,所以之后的路程完全没有售卖矿泉水,所有人也必须喝山水,所以事先一定要准备净水药片,才能安全饮用山水。我们也经过了一个简陋、但很灵的佛庙,每个登山远都会向庙里的佛祈求登山平安,同时也严禁任何人把肉类带上山。据说如果把肉类带上山会触怒山神,将会有预想不到灾害。 

这是整个山头最神圣的印度庙,经过这里每个人都会祭拜,保佑登山路程平安。从这里开始,除了鱼肉,任何肉类都被严禁带上山,不然会有危险的事情发生。

 

到了 Himalaya 休息站吃午餐,强力推荐这个Rosti,炸马铃薯配乳酪和煎蛋,超好吃。

 

 

 

与上百只昆虫共眠,睡房化成昆虫科学馆

终于也安全抵达我们的住宿Deroali,海拔3200米,天气非常冷。向导告诉我们天气太冷不可能洗澡,只能做简单的梳洗。到了民宿却看见墙上贴着告示牌:热水一桶100卢比!像得了宝一样,马上买了两桶热水。山上的住宿条件很差,洗澡也是在厕所内进行,在不足5方尺的厕所内,我却冲了这一生最满足的一次热水澡。在这里也认识了来自德国的五位女生,当然还有巴塞罗那的那位独行者Zoe,过后在尼泊尔的几天也跟他们在一起游玩。跟一伙人聊完天后就回房间睡觉,这时我的恶梦刚刚开始:整个房间布满了上百只昆虫!!由于这家民宿是在瀑布旁,所以昆虫也很多,晚上都往光亮的地方飞去。我们的房间可说是活生生的昆虫展览馆,形形色色的昆虫飞来飞去,而且都是从来没见过的,都不知道有没有毒,体型小至苍蝇,大至蚱蜢!整晚被这群昆虫折腾 ,耳边一直会有昆虫飞过的声音,还有大昆虫从我脸上爬过,叫我怎么入睡!?到了第二天早上,翻开棉被,惨不忍睹,一堆堆被我压死的昆虫死尸残留在床单上。 

到达Deurali的民宿,就在瀑布旁边,晚上可以听着瀑布的溪水声入睡。

 

 

不停的爬了三天,衣服都沾满了汗水,泥巴,水蛭吸的血,每天傍晚都必须洗衣服。

 

 

到达Deurali,Bass Camp之前的最后一站,海拔3千多米,虽然是夏天,但温度很低,在室内也觉得很冷,还好有这里有提供厚厚的棉被。

 

 

点了浓浓的乳酪意大利面来吃,补充热量。

 

 

晚餐时间大家都聚在同一个餐桌,跟一路上遇到的异国朋友一起聊天、玩牌。来自Bacelona和五个Germany的女生。

 
 
 

第四天

 
高山反应会致命!

今天的形成是整个登山旅程的重点,因为今天将要抵达目的地Annapurna Base Camp(ABC)。我们将会从海拔3200米登上路线的最高点4130米,向导Dipesh一度提醒我们,必须注意高山反应,严重的高山反应回导致昏厥甚至死亡,轻微的话也会严重影响登山行程。其实在出发前,我们有准备了预防高山反应的药,但是Dipesh不鼓励我们服用,因为吃了药必须喝大量的水,但是登山过程中水源及扛水的体力都将会成为问题。因此Dipesh教我们避免高山反应的方法:尽量多喝水、注意呼吸不要太过急促、累了就必须停下来休息、喝点热蒜汤,都可以有效的避免高山反应。

 


今天的天气超好,可以清楚的看到山头,这是尼泊尔最神圣的山峰:Fish Tail 鱼尾峰。

 

 

世界第10高的Annapurna I, 8091m高,离我们的视野越来越近,提高继续登山的毅力。

 

冬天留下来的冰川,到了夏天还没溶完。

 

 

通往终站的山路越来越美,都是沿着山谷间的河边爬上去的,山谷很大很宽。

 

 

Modi Khola Valley 除了Grand Canyon之外,我人生看过最美的山谷。

 

 

 

出发后两个小时,抵达海拔3700米的 Machapuchre Bass Camp(MBC),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,确认没有高山反应后再继续向ABC前进。这一段路是整个路程最漂亮的,静谧的河流密布,一簇簇的野花遍布整个山头,随风摇曳,云雾弥漫,把河流野花都笼罩起来了。景色虽美,但此刻的我已经无心欣赏,冷风像锋利的剑刮过我的骨头,原本这种高度和天气根本不在计划内,连寒衣都没带来,所以只好任由狂风放肆地打在我们身上。再加上空气稀薄,每前进一步仿佛都快要窒息,背包里的摄影器材仿佛越来越重。好多次都觉得自己快不行了,但已经没有回头路,只好强迫自己继续前进 。 

Machapuchre Bass Camp,第二高的名宿,海拔3600米,如果有高山反应的登山客,只能停留在这里,不可以在攀爬了。

 

接近4千米的高度,不再看到树木,只有草原。

 

 

这里写着:再爬多一个小时就可以到Base Camp了。

 

 

夏天来徒步,会看到整片盛开的花朵。

 

 

 

 

登上大本营,感动得泪流满筐

从MBC出发后像走了一世纪的时间,一阵冷风拨开云雾,抬头看见不远处的一点蓝,激动得忘了疲惫不堪的身子,赶紧加快脚步向Annapurna大本营奔去,最后的三十层阶梯我竟然是用跑的。当我的脚踩进大本营的那一刻,突然潸然泪下,久久无法自己,毕竟活到三十岁第一次把自己的体力推倒极限,疲惫与精神折磨都随着涌出的泪水转换成满足与激动。

 

见证爬上4130米的高度。

 

 

来自Bacelona的朋友,一路上都遇到他,整个旅程变成好朋友。

 

 

在Base Camp唯一一间住宿,我们一伙就住这里,很简陋。

 

 

所有到达终点的登山客都聚在这里吃午餐。

 

 

 

 

眼在天堂,脚在地狱

由于保暖装备不足,又在冷风中攀登,我也病倒了,服了药昏昏沉沉的睡去。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,开门看见我们的背夫Hom用不标准的英文说:“Mountain come out”。 赶紧穿上鞋子冲到房外,立刻被眼前的情景震撼住,此时大雾已经散去,高峻的鱼尾峰屹立在云中,一抹夕阳的余辉照在皑白的山顶上,像把鱼尾峰都镶上了金色,光芒四射,非常耀眼。虽说我们身在大本营,但没有亲眼目睹这里的山峰,也无法想象它们是如此的雄伟,犹如巨人一样拨开云雾,耸立在我们面前。山峰的高耸,是我们必须抬头仰望才能一览整座山峰。忘了在哪里看过一句话:“眼在天堂,脚在地狱”,真的很贴切的形容此刻的心情。我们也和其他异国的登山员一起在外头欣赏这个难得的画面,直到鱼尾峰再度消失于云雾间。

 


神圣的鱼尾峰,有月亮的陪伴。

 

 

 

零度的夜里在寒风中拍雪山与星星

到了晚上,温度急速下降至零度。保暖措施有限的我们开始紧张起来,还好我们的背夫很体贴,帮我们从民宿偷了两个厚厚的棉被,还让我们不要告诉其他的登山客。晚餐时间,猪猪从厕所回来,兴奋地告诉我:“有星星!有星星!”,我赶紧丢下晚餐,抓了脚架和相机冲到外头去,这时大雾不知什么时候散去,360度无死角的雪山峰环绕着整个ABC大本营,在星空下更显安谧,我一时兴奋得不知从何拍起!虽然冷风刺骨,但面对如此惊艳的美景,岂能随便放过,当然拍到我手软才肯罢休。Hom和猪猪怕我被山怪抓走,也陪我在寒冷的黑暗中完成所有拍摄。回到温暖的餐厅,气氛也热闹起来,来自不同国度的登山客全聚集在长长的餐桌边,一起边拍手,边唱当地最著名的歌曲“Resham Firiri”,这首歌红到连来这里旅游的外国人都会跟着哼唱。精彩的一天就在歌声中结束,明天就要开始回程了。 

晚上为了拍山峰与星星的照片,拿着相机到屋外与0度的冷风搏斗。

 


晚上从Annapurna Base Camp望去鱼尾峰的景色,还有云海。

 

 

冷冷的天气,不同国家的登山客一同围在餐桌聊天、玩牌、唱歌。

 

 

 

 

第五天

360度无死角的雪山峰环绕着

第二天一早起来,蓝天白云,金灿灿的早霞把峦峦的山峰都映得金光闪闪的。其实这两天是在雨季时难得的好天气,向导Dipesh说这个季节也很难看到这么完整的景色,害他为我们背着那么沉重的摄影器材还担心了好几天。全体登山客在四周开始拍照,闲逛。大本营旁边有一个很宽很深的山沟,隔着Annapurna I,也就是世界第十高的山峰,最危险最高死亡率的山峰。要挑战Annapurna I的登山员必须先横过这个山沟。大本营后面还有一个尼泊尔式墓碑 ,来纪念登山的牺牲者。墓碑周围放了很多照片,都是近期在登山的牺牲者。40年来登山牺牲者有超过70位。

 

 

早晨的鱼尾峰Machhapuchhare。

 

Tharpu Chuli 山峰,昨天完全被云遮住,今天终于完全露出来了。

 


很多登山客很早就起来,为了见证海拔4千多米的日出。

 

如此近的距离观看世界第10高山峰,所有的汗和累都是值得的。

 

 

太阳渐渐升起来了,见证如此美的景色,眼泪马上夺眶而出。

 

这里设有一个尼泊尔式墓碑,来纪念登山的牺牲者,墓碑周围放了很多照片,都是近期在登山的牺牲者。40年来登山牺牲者有超过70位,最近一次是2012年10月,两位来自Uzbekistan的登山员牺牲了。

 

世界第10高的山峰,8091m高,是世界最危险的山峰,最高死亡率和最底成功率,也被称为“killer mountain”。

 



要攀登Annapurna I,必须经过很深的悬崖,我们徒步的登山客被禁止继续往前走。

 



来自德国的五位美女,兴奋的与山峰拍合照。

 


跟伟大的山峰相比,人类是如此的渺小。

 


我们非常亲切友善的向导和背夫,没有他们根本不可能完成我们的登山旅程。

 


在山下看到山顶的雾,其实是很致命的狂风。

 



 

大家都舍不得眼前的美景,直到向导们催促我们赶紧用早餐。因为这一天的路途遥远,我们必须抓紧时间。由于不适应海拔,所以身体不舒服,没有胃口,但还是必须进食补充热量。屡次吃饱后又呕吐,加上发烧,虽是下山的路,但还是很吃力。就这样到了Bamboo的民宿,终于可以洗热水澡了。在这里巧遇之前同行的韩国人,其中有一位女生一边搐泣,一边一拐一拐的走,原来是脚受伤了,但是她们还是坚持继续往下走,心里好佩服她的毅力。这天精神与身体都过于疲惫,因此晚餐后早早就寝,准备补充精力,继续明天的路程,但万万想不到明天戏剧性的悲剧正在等待着我们。

 

 

 

第六天

 

灾难不断,体力与精神崩溃

今天一早就出发,经过之前留宿的Sinuwa到Chhomrong的路途中,爬了数不尽的楼梯,在Chhomrong做短暂的休息,准备再爬一小时半就可以到今晚的留宿地点Jhinu泡温泉。前一晚还和Dipesh及Hom说好了要请他们边泡温泉边喝啤酒,洗涤我们这几天的疲惫。就在用午餐时,Dipesh告诉我们一个坏消息,在Jhinu的民宿正在进行装修,只能够换到另一间没有私人浴室的民宿,心想反正这几天也是这样过的,没什么大不了。过了十分钟,Dipesh又神色凝重的告诉我们另一个很坏的消息:Pokhara人民由于要逼迫政府兴建国际机场,所以明天和后天决定停止所有的交通工具示威,也就是说明天回到Naya Pul也没有车子载我们回到Pokhara。Naya Pul到Pokhara的车程是两个小时,Dipesh告诉我们两个选择:一,我们今天之内回到Pokhara,必须再走四小时到Kliu乘坐吉普车到Naya Pul,才可以搭车回去。二,走另外一条路线,但是是多两天的路程,并且必须经过水蛭黑区。听完之后脑袋一片空白,与猪猪讨论后决定在今天之内回到Pokhara,所以加快步伐下山。

在经过Jhinu时,戏剧性的情节发生了,Dipesh告诉我们晴天霹雳的消息:由于雨季到处都有土崩,很多道路都被土崩破坏,因此吉普车不能够进来接我们,这也意味着我们必须再走7小时,而且要在黑夜赶路,才能够到Naya Pul搭车。听到这个消息,哐!的一声,接下来Dipesh说的话再也听不进去了!当时只能够不断的问老天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们。我们又没吃肉,怎么会触怒到山神!?这时候高烧再度来袭,我已无法思考,犹如丧尸般毫无意识的向前走。由于体力已经无法支撑,但还必须再走七小时,猪猪向Dipesh建议我们到下一个村庄Kyumi先洗个澡,吃药再继续往下走。

就在Kyumi村口时,Dipesh接了一通电话,兴奋的告诉我们政府和人民已经达成协议,示威取消,明天交通依旧正常,所以我们可以在Kyumi留宿,明天再继续走。为什么尼泊尔的政治那么儿戏,害苦了我们这些登山员。无论如何还是很开心终于可以休息了!一天之内下了地狱,再上回天堂,莫过于如此!虽然没有温泉,但我们还是喝啤酒狂欢,庆祝最后的一夜。留宿同一间民宿的Zoe和5个德国女生也和我们一起干杯!今晚很放肆的玩得很夜才入睡。

 

 

 

第七天

由于昨天我们一口气走到Kyumi,今天的路程缩短了很多,我们悠闲地用完了早点才出发。虽然与来时一样的路线,但回去的路途已经面目全非,很多路段都被土崩摧毁,几吨重的石头加上土壤都挡住了去路,我们必须绕道而行。来时的瀑布上方的桥也不翼而飞,我们只好踩着瀑布里摇摇欲坠的碎石横越瀑布,惊险度100%!

走了大约四小时到Naya Pul,结束了ABC七天六夜的登山旅程。虽然很艰苦,也不会再爬第二次,但我还是没有后悔选择了这个登山路线。除了可以如此靠近地见证8000米高地山峰之外,也结交了很多异国朋友,当然也在我的记忆卡里留下了难得的照片。这会是我一辈子难忘的经历!

 

 

登山小贴士

1)登山配套不要在首都Kathmandu找,可以直接去Pokhara找,比较便宜。

2)可以不用向导,直接叫背夫带路,但他们英文不好,沟通比较辛苦

3)最好选择有包含食宿的登山配套,因为山上的饮食价钱蛮高,也不用去煩住宿。

4)12-2月冬天只能爬到3000米,但有雪景看。

5)3-5月春天是登山旺日,天气晴朗,很容易看到山峰,但很多登山客,民宿和沿路都很拥挤

6)6-8月雨季是淡季,云较多,很难看到山峰,人很少,野花和瀑布很多,遇到土崩的几率很高。

 

 

登山必备

1)净水药片(高海拔没矿泉水,喝山水前放入净水药片,以免肠胃不适)

2)自备小药箱

3)寒衣(山脚山上、白天晚上的温差很大,就算夏天温度也很低)

4)水蛭药(这里是水蛭黑区,我这一生从来没被那么多水蛭吸过血)

5)两张护照相片(办登山证所需)

6)雨衣,手电筒

7)睡袋(山上的住宿不太理想,如果认床最好带上,而且可以避昆虫和保暖)

 

 

 

接下来回到尼泊尔旅程的最后一站:Pokhara博卡拉! 请点击这里继续阅读!

 
 
 

This Post Has 10 Comments

  1. 真得很喜欢你拍的照片还有你分享的游记。
    大爱你照片和 tone ! 🙂

    加油~

  2. 汗水与泪水背后的漂亮的景色。。。很美!很勇敢!

    1. 真的是要努力付出,得来的收获才会更珍惜。谢谢!

  3. 你回来了,我就快出发了。 EBC 3-22/11

    1. 走,下一趟: EBC!!

  4. 真的和死神擦身而过!还好带着满满的回忆回来 ^^

    1. 真的很惊险一下。

  5. hello.这个月尾要去ABC 了!其实想问一下。ABC会很难走吗?

    1. 加油~!!! 这个时候去天气比较冷,要小心保暖哦~!

Leave a Reply

Close Menu